政府、企业在等待 外地投资商已到

发布时间:2015-02-25 23:48:30
 
  安新县白洋淀码头。踏春的村民、游客、寻找商机的投资客在岸边踏春,垂柳枝已经全绿。村民向游客讲述,2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到访码头,这件事成为大张庄村的骄傲。因为码头在1999年修建之前,属于大张庄村,而习近平到过的码头距离最近的村民家只有1公里,两点之间是一条旅游用的沿水步行街。
 
  白洋淀位于河北省中部,地处京津石腹地,总面积366平方公里,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湿地生态系统,其中安新县境内312平方公里,占到85%以上。长久以来,白洋淀的污染问题一直是困扰地方政府的顽疾。按照县政府的说法,该县在淀区掀起了一场生态革命,仅去年就投入4.5亿元。
 
  安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胜伟的电话被打爆了,大部分是记者在询问有关雄安新区的规划、县政府下一步政策。他办公桌上的记者名片已堆成小山,他和所有人一样想知道雄安新区的最新规划。因为,4月1日下午开始,安新县所有的2017年规划全部被暂停。他一遍遍解释,基层政府官员也在等待,期望新区的政策早日落地。
 
  4月7日,大张村人,河北嘉和润达有限公司董事长田至忠突然想把保定市儿媳妇的户口迁到大张庄村,但是民政局已经冻结户口迁移。他在村里的羽绒厂2012年因为污水处理设备问题已停产,转移到了邯郸市生产;村内在建的楼房一个月前被要求停工。他盼望政策的早日落地,能给他的羽绒厂带来新机遇。
 
  上海投资客胡宗敏4月3日驱车从上海夜行13小时,来到雄安新区,他在大张庄村的民俗住了3个晚上。他看到了雄安新区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影响,认为将会带来资本的涌入和新一批的创业潮。他希望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胡宗敏同时看到了很多安新县和大张庄村的商机,也见证了原住民的兴奋和不经意间流露的焦虑。
 
  大张庄村
 
  从安新县城驱车沿雁翎东路向东,10分钟的车程可以达到大张庄村。经过一排排羽绒厂之后,就来到了村民居住区。这里的房屋和普通村庄差别不大,但靠近白洋淀水域的一条路上,密集分布着民宿和餐馆。
 
  王燕云的民宿紧靠白洋淀,沿着门前的道路,经过1公里长的东堤路,就可以到达习近平去过的白洋淀码头。和很多做民俗的大张庄村村民一样,王燕云的收入主要依靠白洋淀景区的游客。她的楼房共两层,2013年建成,2015年开张,共有客房13间,目前的定价是每间淡季50元,旺季120元。每年旺季两个月,收入10万左右。此外,她家里的两条船承包给码头,每年能带来数万元的收入。
 
  大张庄村的经济来源主要包括羽绒产业、依靠白洋淀景区的民宿和耕地。这三个层面似乎将村子分割成工业、农业、服务业三种形态。在地理位置上同样形成集聚,村子靠近白洋淀的狭长地带,密集地分布着数十家民宿,在村子北侧,还保留有不多的耕地,而在村子的西侧,密集分布着大大小小60多家羽绒厂。
 
  4月1日晚上,田至忠从《新闻联播》里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突然不知所措。他本来还在思考着,自己的羽绒厂下个月进料需要花多少钱。远在上海的儿子将雄安新区的新闻画面发送到他微信时,这个48岁的中年人正在吃饭。这条消息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但田至忠知道,他、他的羽绒厂、以及这个叫做大张庄村的白洋淀村庄的命运即将被改变了。
 
  田至忠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说,村里90年代最多时羽绒厂有90多家,现在还有60余家。田至忠的公司组建于1983年,是村里成立的第一批羽绒厂。这个占地2100多平方米的工厂2012年已经停止生产,田至忠又在邯郸市开了一个生产工厂。这是因为,近几年当地政府为治理污水排放,要求该村的每个公司都要修建污水处理设备,他的场地受限,没有修建。考虑到本地是重要的羽绒集散地,田至忠将大张庄村的厂房作为销售公司。
 
  除了污水处理设备,现在每个工厂都会安装水质检测设备,用来检测氨氮含量等水质,排放的水质随时会传到环保局。三四家没有污水处理的已经停产。其他都有污水处理设备。“但是目前只有10多家在生产,大部分处于停产状态,因为一方面是行业淡季,一方面政府环保方面卡的严,没法干”。记者走访的一家新星羽绒有限公司的门卫称,该厂已停产多年。
 
  安新县羽绒业年产羽绒服装1000万件,年产值6.7亿元,安新县被河北省政府确定为羽绒生产基地,也是华北地区最大的羽绒集散地。2016年,安新县被中国羽绒工业协会授予“中国羽绒之乡”称号。
 
  这些羽绒企业大都聚集在白洋淀畔的大张庄村。由于用水量太大,污水处理问题直接困扰着羽绒企业。一锅水放置鹅毛、鸭毛等羽绒原材料220公斤,按照400斤来说,一台洗毛机需要涮8遍。而一台洗毛机长4.2米,宽2米,高2.5米左右。每台需要8立方米的水,8遍就是64立方米的用水量。所以洗400斤毛,64吨水,这是死账。两台洗毛机每天可以洗7锅毛,这就是448吨的用水量。
 
  早在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上专门提到了白洋淀保护工作。国家发改委先后派出13个调研组到保定来调研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其中有七个组都到了安新。当年7月8日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曾抽出1天时间,吃住在淀里,实地调查、研究部署白洋淀保护治理工作。
 
  忧虑和兴奋是并存的。4月1日,大部分村民从电视上看到,中央设立雄安新区的画面中出现了习近平的画面,而画面中的长廊,正是白洋淀码头和大张庄村的步行街。长廊的地点距离王燕云家只有1000多米。而1999年白洋淀码头、长廊修建之前,这些地方即是属于大张庄村。
 
  4月7日晚,安新县大张庄村已安静不少,仍有两辆白色津牌车驶入民宿院入住。农家菜餐馆的客人依旧热情,他们在土蝎子、炸鱼等当地小吃展示台前徘徊,叫了特色的白洋淀酒,10多人计划晚上玩“杀人游戏”。
 
  这里还吸引了来自北京、上海的投资客。胡宗敏4月3日驱车从上海夜行13小时,来到雄安新区,他在大张庄村的民俗住了3个晚上。他看上了商业地产会这个机会,白洋淀、大张庄村的民宿、宾馆比较多,“将这里的所有房间租下以后等规划,规划出来之后再找重点项目”。他认为,雄安新区对中国的资本市场影响巨大,将会带来资本的涌入和新一批的创业潮。而他也希望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胡宗敏看到了很多安新县和大张庄村的商机,也见证了原住民的兴奋和不经意间流露的焦虑。
 
  三台镇
 
  三台镇距离大张庄村15公里,驱车30分钟。
 
  三台镇的公路上,竖立着密集的鞋业广告牌,主干道上鞋业公司的招牌鳞次栉比。中国制鞋行业有“南有晋江,北有三台”之称。安新县制鞋业现有企业1700多家,从业人员3万多人,年产各类鞋1.5亿双,年产值45亿元,安新已成为华北地区最大的鞋业生产基地。
 
  三台镇的制鞋业是安新县的支柱产业之一。在三台镇具有代表性的安新县恒华鞋材制造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红亮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和雄县塑料产业的发展历程类似,三台镇的鞋业也是从20多年前的家庭作坊式生产发展而来。后来当地政府在三台镇规划了鞋都做为产业园区,但随着鞋业的发展壮大,大的制鞋公司选择搬离出来鞋都,在镇上其他地方寻找更大的生产地。而三台镇原来近1000家鞋业公司,经过多年的淘汰升级,只剩下500家多家左右。每个鞋厂里都有自己的每个工厂都有自己的研发室,用来研究最新的款式、新材料等,鞋的款式有时会从南方或耐克阿迪来模仿。
 
  鞋业产业链中有三个环节,整双的鞋子由鞋厂做,鞋厂的材料来自做鞋帮的鞋材公司和提供鞋底生产的公司。鞋厂将后两者的材料合成一双鞋。安新县恒华鞋材制造有限公司属于提供材料的一方,负责销售网布、皮革、鞋布等鞋材。另外还拥有一座海绵厂,用来生产汽车顶棚、鞋垫等。李红亮说,公司的销路方面,保定区域的合作商家占比超过50%;三台镇的销量占比超40%,此外其产品销往河北、河南、山东等地。“最初的发展是依靠本地的市场发展起来,本地的鞋厂在全国的规模,品牌都已做出来,不能放弃身边的市场”。
 
  随着雄安新区的落实,新的改革的步伐来的远远比人们想象的快。就在雄安新区设立两天后的2017年4月3日,消息灵通的人注意到河北省的一位副省长低调来到三台镇的一家鞋厂参观。
 
  负责接待的一位人士向经济观察网透露,当天上午9点多,公司门口来了两辆车,一行3人下车后来公司的生产间参观,其中一人正是河北省副省长。这位副省长了解了公司产品、实力、经营状况,问了员工对雄安新区的看法,没有提出具体的要求。
 
  雄安新区的设立对当地的业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同时还有自身发展的转型挑战。李红亮说,因为市场上新兴产品不断出现,公司的库房有限,使得库存严重不能满足需求。希望借雄安新区的机会,增加厂房和用地面积,打出自己的品牌效应。
 
  尽管目前雄安新区的顶层规划尚没有具体的文件,但他们很期待随着新区的设立,政府能够给予他们足够的场地和优惠政策,加大对三台镇鞋业的支持力度。
 
  安新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胜伟接待了一批又一批来自全国的记者,他和所有人一样想知道雄安新区的最新规划。因为,4月1日下午开始,安新县所有的2017年规划全部被暂停。他一遍遍解释,基层政府官员也在等待,期望新区的政策早日落地。4月7日下午,“雄安新区之安新媒体沟通群”已经有31人,其中28人是全国各地的记者。
 
  白洋淀望月岛5号,陈雨的农家院里来了一位客人。他是得知雄安新区的消息后,从北京赶来寻找商机的李伟。李伟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他对白洋淀的民宿感兴趣。目前陈雨家里的房间价位才每天120元,包含三餐。李伟在和他们谈投资,希望找到村委会,将村里的民宿统一标准经营。上海投资客胡宗敏也在白洋淀参观了3天,这期间他和村民、企业主、工厂高管、记者做了沟通。“虽然没有立即达成合作,至少埋下了种子”。

88娱乐城 tt娱乐城 金冠娱乐城 网上博彩 网络博彩 澳门博彩公司